分享

李白 《客中行》 赏析

 路路川漫游诗境 2022-05-05 发表于福建

《客中行》 李白

“兰陵美酒郁金香,玉碗盛来琥珀光。

 但使主人能醉客,不知何处是他乡。”

    诗名《客中行》(别名《客中作》),“客中”:【旅居外乡或外国。】“行xing2”:【歌行,古诗的一种体裁。】。这首诗有两个诗名,在《唐诗鉴赏辞典》中是《客中作》,百度百科是《客中行》。也不知道哪个名字更正宗,又或者二者皆是后人所添加。我们之所以称“诗名”,而不叫“诗题”,是因为多数诗人都是在创作之后,再加上一个名字的,除非是“命题诗”。甚至有很多诗,根本就没名字,有些只是写上作于何时何地,因为何事。

    唐朝是一个崇尚诗歌的时代,什么事都可以写成诗。一个感想,一个念头,一次旅途的愉悦,一次遭遇的伤感;甚至写给朋友的信,抑或是一张便条。人生处处都是诗,诗,是一种表达。那么李白这首诗是为什么呢?很多诗歌赏析都认为,李白是因为美酒忘却了身处他乡的凄楚。不过,我们总觉得“但使主人能醉客,不知何处是他乡”有些蹊跷。首先,这位“主人”是男的还是女的呢?可能很少人去想过这个问题。“玉碗盛来琥珀光”的“盛来”两字,有一种恭敬的意味,不像是和李白对饮的场景。对饮的话,那就整壶酒都拿来倒啦。所以,我们感觉这位“主人”更像是店家,而非李白的“狐朋狗友”。也就是说,李白是在客途中的一个酒家里饮酒。那么李白什么意思呢?“但使主人能醉客,不知何处是他乡”,意思不就是,你要是能把我灌醉了,我就把这里当故乡啦,就在这里一直喝下去,不走啦。呵呵,难道不是吗?

    读诗,总不好断章取义。我们还是从本诗开篇显示的地点“兰陵”探究起。“兰陵”:【今“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”,建于春秋时期,最初为“鲁国”的“次室”亭,后为“楚国”所占领,并由“屈原”更名为“兰陵”县邑。】“兰陵”这个地方很有意思,它原名“次室”,因对应鲁国的“公室”——“曲阜fu4”。不过这“次室”是“妾”的意思,无怪乎屈原要替它改名了。屈原每次出使齐国,都要经过“次室”,据说当时这里有很多兰草。彼时的楚国,朝野上下都崇尚兰花,屈原尤爱之。“兰”寓意着“王道”,“陵”意为高地,引申为“乐土”,如此“王道乐土”,屈原由此为“兰陵”命名。

    那么李白为什么会跑到“兰陵”这个地方呢?是偶然路过,还是特意去的呢?我们在《送友人》的赏析中提到,李白带着两个孩子,离开了居住十年的“安陆”,不知将飘往何方。《唐诗鉴赏辞典》中,李白《寄 东鲁 二稚子》的赏析后有个注:【李白大约在开元二十四年从湖北安陆移家到东鲁兖州任城,即今山东济宁市。】“开元二十四年”即736年,这和我们之前的判断基本一致。那么李白为什么会选择到“东鲁兖州任城”这个地方呢?有人说李白是去投靠亲戚,甚至《旧唐书》里把李白说成是山东人。不过迄今为止的多方考证,李白祖上居住在“甘肃天水”,逃避战火到了西域,在那里居住了百年。李白出生于西域的“碎叶城”,五岁才回到四川绵阳。真要说李白是山东人,或许要推算到非常早期的祖先了。至于说他去投靠亲戚,这事还真不好说。我们认为李白会选择去“东鲁兖州任城”,心理因素是起主导作用的。

    “东鲁”即东部的鲁国,春秋时的说法。“兖yan3州”,管辖着好几个县,“任城”是其中之一,旁边的“曲阜fu4”和“邹城”都在其列。而“曲阜”是什么地方?是“孔子”和“颜回”的故乡!“邹城”呢?“孟子”的故乡。我们一直反复强调,李白最大的理想,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像“孔子”那样流芳百世。所谓的李白“宰相理想”说,恐怕是封建统治阶级臆造出来的。李白把新家安置在自己心目中的圣地旁边,非常合乎情理。而“兰陵”呢?离“任城”也不远,更重要的是,“兰陵”也出了很多名人。其中有两个人的名字我们一说,研究过李白诗歌的人一定会很认同,这“兰陵”,李白是非去不可的。这两个人就是南朝大诗人“鲍照”和“何逊”,他们都是兰陵人。杜甫的《春日忆李白》中夸李白是“俊逸鲍参军”。“鲍照”的确是李白最推崇的大诗人之一。还有一个人,虽不是兰陵人,却做了两任的楚国“兰陵令”,他就是另一位圣人“荀子”。“荀子”后来辞官蛰居兰陵,著书立说,死后葬于兰陵。我们为什么要提到“荀子”呢?本诗不是在讲“兰陵美酒”吗?要知道,“荀子”曾三次担任“齐国稷ji4下学宫的祭酒”。他既然做了兰陵的父母官,很可能就把齐国最高学府的酿酒术带到了兰陵这个地方。这,可能才是“兰陵美酒”真正的起源。

    好,我们再来探究一下这个“兰陵美酒”。首先,还是要先讲讲“兰陵”这个地名的蹊跷。李白有一首诗很出名,叫《南陵别儿童入京》,这是李白接到“唐玄宗”召他入京的诏书后,离家前写的诗。那么“南陵”到底在哪里呢?迄今也没个定论。有人说那是安徽的南陵县,安徽南陵县原属“宣州”,李白晚年确实是在那里,却不是早年。而且,该诗的头两句就是“白酒新熟山中归,黄鸡啄秋正肥。”注意这个“黍”字,安徽南陵在长江以南,种的应该是水稻,而不是黍。也有人说“曲阜”南边有个“陵城村”,人称“南陵”,这可信吗?这个“陵城村”应该就是今天的“陵城镇”,我们看下“陵城镇”的介绍:【陵城镇地处泗河、沂河冲积平原区,位于鲁西南平原的东北角,地势平坦。】这里应该没有什么“山”让李白去“山中归”吧。我们怀疑“南陵”其实是“兰陵”的误读。中国历史上有三次“衣冠南渡”,两次是在“安史之乱”以后,有很多典籍都是在南方整理的。南方人把“兰陵”误听成“南陵”是很正常的事,再加上李白晚年又住在“宣州”,误以为是“南陵”就更正常了。

    这下好了,如果“南陵”真的是“兰陵”的误读,那李白这里可就有故事了。要知道,这里可是李白接到诏书去长安前,和孩子们住的地方。而且很明显,《南陵别儿童入京》中“会稽愚妇轻买臣,余亦辞家西入秦。”,说明李白那时的家中是有女主人的。而这位女主人应该就是李白带着孩子,来到山东时认识的。不过,这里似乎又有个矛盾,在李白的《寄东鲁 二稚子》中有“我家寄东鲁,谁种龟阴田?......裂素写远意,因之汶阳川”,这是李白被“赐金放还”后,在南方游历时给家中的信。只是这“龟阴田”和“汶阳川”应在“曲阜”与“新泰”市之间,并非“兰陵”,这又作何解释呢?不过,也就这同一首诗有几句很值得玩味:“南风吹归心,飞堕酒楼前。楼东一株桃,枝叶拂青烟。此树我所种,别来向三年。”,以前读到这里,我们非常吃惊,李白的儿女住“酒楼”?这个不着家的李白,竟然把孩子扔在酒楼三年而不归家?他怎么放心?谁帮他照顾?聪明的读者现在一定会联想到我们前面提到的,关于《客中行》的酒家了。这里会不会有联系呢?那个酒家的主人,会否就是李白此时的老婆呢?可是,不是说这“酒楼”不在“兰陵”吗?这其实也很好解释啊,李白不是“赐金放还”吗?他捧着那么多钱,总得回家安顿一下,给老婆孩子购置一座酒楼是很合理的事。加上,李白是奉诏入京的,皇帝又那么赏识他,那些地方官员多半都是会帮着照应他的家人的。李白有一首《秋日 鲁郡 尧祠亭上 宴别 杜补阙 范侍御》,这首诗应是李白离开长安,回到东鲁看望家人,再次出游时,和当地官员吃的离别宴。而他和杜甫相遇也是在东鲁(《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》),可见李白“赐金放还”后是先回东鲁安家的。

    好,我们再回到“兰陵美酒”,李白说“玉碗盛来琥珀光”,这个“琥珀光”应指酒的颜色是金黄色的。明代医学泰斗“李时珍”在《本草纲目》中写道:“兰陵美酒,清香远达,色复金黄,饮之至醉,不头痛,不口干,不作泻。共水秤之重于他水,邻邑所造俱不然,皆水土之美也,常饮入药俱良。”李时珍说了,这兰陵美酒是金黄色的,皆因兰陵这里的水土之美,隔壁县邑都造不出来。可是他并没有说这兰陵美酒加了什么特殊的草药,要是有肯定写了。这下好了,我们再回到本诗的第一句“兰陵美酒郁金香”,这“郁金香”是什么呢?我们现在很多人都知道,这不是“荷兰”的“郁金香”花,因为荷兰的郁金香是19世纪才引入中国的。因此是“郁金”的香。那么“郁金”又是什么呢?百度百科上说,“郁金”是一种姜科植物,产于中国的南方和西南地区。显然兰陵这个地方不产这个,倘若有,李时珍早就说了。“中国诗词大会”上说“郁金”是一种香料。问题是什么样的香料呢?换一种问法,是酒的香料?还是其他的呢?据说,这兰陵酒最早可以追溯到商朝的祭祀酒:“郁鬯chang4”。在1989年版的《辞海》第511页有:【郁鬯:酒名。用黑黍酿酒,再捣煮郁金香草搀和而成。古代用于祭祀或敬客。】难道,这“兰陵美酒郁金香”指的是“郁金香草”的香?李白了解这种酿酒工艺?我们认为,这恐怕是一种巧合,李白的真正意思并非“酒香”,而是“人香”,而且是“女人香”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“郁金”这个词,不管是在南北朝还是唐朝诗歌中的使用,都是这个意思。比如“庾信”的《奉和示内人诗》有:“燃香郁金屋,吹管凤凰台。”;“卢照邻”的《长安古意》有:“双燕双飞绕画梁,罗纬翠被郁金香”;“沈佺期”的《独不见》有:“卢家少妇郁金堂,海燕双栖玳瑁梁。”;后来的“李商隐”在《药转》中有:“郁金堂北画楼东,换骨神方上药通。”;同期的“王维”也有:“高楼月似霜,秋夜郁金堂。对坐弹卢女,同看舞凤凰。”  很显然,李白的“郁金香”用法应该是和他们一样的,想法也是接近的。更有意思的是,其实前面这些诗人使用“郁金”这个词,都有一个共同的出处,就是南朝梁的开国皇帝“萧衍”写的《莫愁歌》,讲的就是“莫愁女”的故事。我们不妨来看下这《莫愁歌》的前八句:

河中之水向东流,洛阳女儿名莫愁。

莫愁十三能织绮,十四采桑南陌头。

 十五嫁于卢家妇,十六生儿字阿侯。

 卢家兰室桂为梁,中有郁金苏合

    这个莫愁女呢,从小就很勤快,能干活,后来嫁到了家境殷实的“卢家”,过着“莫愁”的生活。所以“沈佺期”说“卢家少妇郁金堂”。可见这“郁金”确实是一种香料,一般都用在女人的房间里。这问题就来了,看来,李白这是来到了兰陵的一个酒家喝酒,这个酒家的主人是个女的。伴随兰陵美酒而来的是一股郁金的芳香,女主人用玉碗盛来的美酒中,闪烁着琥珀的光芒,李白心动了。如果我们的推理是正确的话,那么李白因为在兰陵这家酒店喝酒,从此和女老板好上了,并在此安了家。后来辞家去了长安,把孩子留给这个女人照顾。再后来,被“赐金放还”,给这个老婆和孩子购置了一座酒楼,然后自己又跑去南方游历了。如此,这《客中行》竟是李白的“撩妹”之作了。好,是不是这样的意思呢?我们来感受李白《客中行》原诗:

“兰陵美酒郁金香,玉碗盛来琥珀光。”

赏析  李白说,这兰陵的美酒伴随着一股郁金的香气,玉碗盛来的酒水上泛着琥珀般金黄的光芒。

    李白赞赏的恐怕不仅仅是美酒了,而且是美人。这郁金的香恐怕不仅是这酒店的香气,更是女主人送酒来,身上散发的香。当时的鲁酒似乎都是用玉碗玉壶盛的,李白有“鲁酒白玉壶”的诗句。如此白玉的碗,和金黄色的兰陵酒,合而一体,宛如一块琥珀,泛着金色的光。美人美酒,李白陶醉了,不喝多是不可能的,于是胡想翩翩了:

“但使主人能醉客,不知何处是他乡。

字词典故  “但使”:【只要,只要是。】

赏析  李白说,只要主人你能够常常把我这异乡客灌醉,我从此就不知道何处是他乡了。

    在我们判断这是酒家的主人以后,这“主人能醉客”的话就显得非常顺理成章了。是啊,做酒店的,能经常把客人灌醉,那生意自然好啦。而李白这后一句讲得又非常好,“不知何处是他乡”,“何处”两字用得尤其好,就好像一个喝醉酒的人,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了。问题是,他还知道这里是“他乡”,表面上确实表现出一种身处他乡的凄楚,而事实上,是要委婉地告诉女主人,我是个单身汉,我走到哪里都是他乡,根本就没有故乡,没有人在挂念我。可是只要主人你能常常把我灌醉,那我就不知道什么是他乡了。这又透露出另一层意思,其实就是:主人你要是用酒把我留住了,这就是我的故乡。呵呵,当然,我们相信这位女主人是听不懂李白这种文绉绉的表达的。但李白过后肯定是用更加直白的语言去表达了,而且也获得了成功。

    我们之前为什么说这“郁金香”典出《莫愁歌》很有意思,因为这个女主人显然是个很能干的女子,自己开了一个酒家,李白靠上她,从此是有吃有喝的。在《南陵别儿童入京》里有这样两句:“呼童烹鸡酌白酒,儿女嬉笑牵人衣。”注意这个“童”,是童仆的意思。你看李白这小日子过的,既有鸡肉吃,又有白酒喝,还有童仆伺候着。李白是从“山中归”的,或许多少有干些活吧(后来也购置了龟阴田),但这个家看来还是他的这个老婆撑着的,于是才会有“会稽愚妇轻买臣”之说了。所以说,这个酒家的女主人,对于初次相逢的李白来说,就如同那心灵手巧,吃苦耐劳的莫愁女一般。推算下来,这位女子和李白相处了好些年,可能是文化层次的差异,导致了他们后来的隔阂,在李白奉诏去长安前,已有了矛盾,“赐金放还”后,李白竟然跑去江南玩了三年不回家。真是相爱容易,相处难啊。

《客中行》 李白

“兰陵美酒郁金香,玉碗盛来琥珀光。

 但使主人能醉客,不知何处是他乡。”

   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(0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请遵守用户 评论公约

    类似文章 更多

    妓女久久影视